竹海深处炊烟起

发布时间:2015-11-27 19:08:00 点击:

当晨曦穿越漫山的茂密竹林,投射到村庄时,高高低低的房舍,曲曲弯弯的山道,以及大大小小的由竹篱笆围就的菜畦,顷刻间明亮起来。这时候,山村炊烟轻浮,小溪静静流淌,翠竹掩映下的人家传出声响,结束了一整夜的静谧。早起的农人荷载山锄、洋镐、劈竹刀等各式农具,轻快地越过家前屋后金黄的油菜地亦或翠绿的茶园,走向远处的田塍,走进竹海深处。位于苏浙皖三省交界地的宜兴太华村,此情景恰似陶潜所吟咏的那样:“暧暧远人村,依依墟里烟”,令人向往。 

  竹海•清泉•天然氧吧
宜兴太华山共有九座山峰,太华村的北川、襄阳、杭坑、新华、横岭、胥井等自然村落星罗棋布。这里森林植被十分丰富,其中立地毛竹密度之高、蓄积量之大为宜兴竹海之冠。因为峰回路转的缘故,人在村中行走,犹如在无边无际的竹林里穿梭。
   太华村顶旮旯里的横岭竹木林立。每年春季,这里除了浇筑混凝土的路面外,墙根、水埠头、涧滩等处都可能“冒”出春笋,地下竹根四通八达。早些年当过村干部的谢先祥生动地讲起一桩往事:一位护林员在林区空地简易棚屋值夜,睡梦中感觉有人掀床板,还有人用棍棒抵住了他的腰身。骇然惊醒之后发现,床板下面冒出了两三支竹笋。春笋长势急,扰人清梦了。
   从太华镇的杨店街沿着龙珠水库往太华村去,进入村庄地界顿感神清气爽,仿佛进了天然氧吧。村庄里有浓得化不开的绿,一派葱茏。沿路可闻鸟语花香、泉水潺潺,悦人耳目。年逾古稀的张宝生是村里的保洁员,如他这般年纪的保洁员村里有好几个,因为生态环境好,太华村也是远近闻名的长寿村。
   襄阳是太华村地势较高的地方,村里的第一缕阳光在这里驻足,毗邻公交站点的一户农家大门楹联十分出色:常偕白云为伴侣,全凭鸟语报春秋。


  竹器•竹艺•竹笋
   张春泉老人今年90岁,晴好天气,他早早就在门前的场地上编竹箩筐。他编的稻箩头、麦箩头、淘米箩头美观实用,手艺顶呱呱。


   在太华村,竹器加工业由来已久。上世纪九十年代初,村里生产的手工竹扇源源不断销往日本,挣了外汇,挣了面子,一批竹艺好把式也成为村上的体面人物。后来,工艺竹帘、竹胶板等深加工竹产品出现,竹业机械被广泛运用,许多竹艺人离开工厂回家,利用工厂筛选下来的次毛竹和辅料加工传统竹器,时至今日,太华村里许多人家成了竹业工坊。
   太华村村民祖祖辈辈在竹林窠里生活,对毛竹感情至深。60岁的胡炳华至今做了35年的圆竹工,无论什么样的毛竹,一入他的眼,他便能说出个“学问”来。譬如,14寸的一支毛竹,重量约50公斤。竹子必须选6年生以上的,要对准根部锄深,斧头砍下去用力摇均匀。村里当初分山林分毛竹时,出现了一棵16寸的立地毛竹,胡炳华断定这棵毛竹重70公斤。待砍倒毛竹验证,分毫不差。


  一片毛竹用竹刀能片出8片以上的薄竹片,这个活儿是七旬编竹师傅汤成祖的拿手好戏。记者起大早赶到山村拍摄晨曦图片时,汤师傅已在家门口临水的工场上干了一阵子竹器活了。他一边安排素昧平生的记者在他家吃早饭,一边介绍编竹工的技艺:“开毛竹、剖篾丝须一气呵成,否则容易干、断。织箩就没有这么多讲究,竹丝干了浸浸水一样用。”一顿早饭功夫,对开、剖丝、丈量,碗口粗的毛竹到了汤师傅手里像削苹果一样驾轻就熟,很快,脚边就堆起一圈圈纤细光滑的竹丝。
  眼下正是采集春笋的时节,太华村的男女老少都知道一些春笋的常识。譬如,农贸市场卖的竹笋,主要有三种情况:浮根笋是竹鞭在泥土里伸展,碰到坚硬的岩石,就钻出地面,竹鞭节上长出笋,因裸露在外,笋身老、笋尖青。这种笋不会长成粗壮的毛竹,一经发现,山农就会手起刀落,砍下来送到集市上卖;第二种是病虫笋,笋尖上干涩,没活力,叶片有些枯萎,山农就会毫不犹豫地挥锄挖掉。这种笋已被“竹笋虫”抢先尝了鲜。早早发现,挖出来,不耽误食用。如果时间一长,肉质发黄,烂掉,一钱不值;第三种叫褪笋,指谷雨时节冒出来的笋,虽然鲜活,剥出来的笋肉白嫩,由于错过了季节,长不成粗壮的毛竹,必须挖掉。它也就成了人们餐桌上的佳肴。


  竹林人家•竹家什•山村飞出金凤凰
  盛唐著名诗人王维用“独坐幽篁里,弹琴复长啸。深林人不知,明月来相照”歌颂山水田园、自然美景,在太华村走村串户,时常能发现接近该诗所描述的景象。
   太华村至今保留着为数不少的古代祠堂、年代久远的老屋,他们以古老的姿态与青山绿水和谐共存,给偶然闯进村庄的来客以诸多惊喜。这里的竹林人家大多构筑在疏竹淡梅的美好氛围里,日日枕泉听取天籁之音,俨然有着“养在深闺人未识”的质朴之美。81岁的汤泉林老人守着父辈建造的高墙深宅,温暖地生活着。他家的老屋建于清朝末年,精雕细琢的窗棂,上好木料的踏步梯,地砖因岁月的脚步磨砺光可鉴人。因了经常有陌生人前来参观老屋,很少出远门的汤泉林老人也获知了许多外面世界的故事。老屋周围的石榴树、牡丹花、木绣球、紫荆等花木是老人悉心栽培的,老人希望老屋能扮演山村一景的重要角色。


  在太华村人家做客很惬意。山村产的野山茶是用泉水冲泡的,房前屋后采集的果蔬特别新鲜,最重要的是那些朴实无华的面容,平静而美好。因为地处竹海深处,山里人家的竹家什也特别多,各式各样,体现出竹乡特别的风情。曾经当过村支书的老林说,竹家什经久耐用,凡是可以用毛竹制作的家什,太华人家决不选择用木头。
这些年来,太华村年轻后生相继离开了村庄,在外大展宏图。村里的老人比较多,它们普遍对晚辈外出创业给与支持。从小在竹林奔跑、饮清泉水长大的的竹乡美女李馨雨如今成为电影明星了,村里的男女老少因此感到光荣。李馨雨在北京读书时,中戏表演系96班有“八大金钗”,人们耳熟能详的有章子怡、梅婷、秦海璐等,李馨雨不仅名列其中,而且还是她们的班长。
江南晚报记者何小兵 图片摄影陈静、陈成、何小兵(原载2009年4月17日江南晚报)


    上一篇:竹海奇遇 下一篇:竹海神韵入梦来